不能否認, 看此戲是為了ALAN RICKMAN , 戲不長只有一個多小時, 說一個簡單的故事。故事是說一個順道載了一個女孩的男人卻在路途上遇上車禍,女孩過世, 男人到了那個女孩的家裡協助共母親籌辦葬禮。

 

一個意外, 一個意外的訪客, 在一個小小的社區裡的故事。這個小小的意外, 在社區裡投下一夥小石,泛起了大大小小的漣漪。

 

ALAN RICKMAN 在戲中飾演一個寂寞到不行的中年男子, 因四年前的一場車禍,他失去了自己未曾見面的兒子,而他亦因此殺人而入獄。ALAN 真的非常適合飾演孤寂的角色, 不會造作, 但只要你看著他就能感受到他有千百樣的重擔或祕密在身而鬱鬱不歡的感覺。對, 我就是愛這種, 他在戲內還要戴上眼鏡還有圍巾。很好, 為什麼我遇不到這樣的一個男人啊.......

 

因他的孤寂吸引了一個女孩上前交 談, 女孩希望寫小說,所以找上了認為有故事的人。男人因心軟決定載了搭順風車的女孩。在上車後, 男人向女孩坦白自己是一個殺人犯才剛出獄, 但卻不給女孩有問下去的機會。原因是他只是為了讓女孩知道像他這樣平凡的陌生人是危險的。在車上午膳時, 男人向女孩說自己還有一個弟弟, 是女孩口中的搶手貨, 而自己一直也是不受歡迎的,不難看到男人因為有一個出色的弟弟而有多少的自卑感。當女孩與男人開始交流時卻遇上致命的交通意外, 女孩過身了。男人想起了自己亦因車禍過身的孩子, 因為內疚, 男人去找女孩的媽媽, 一個有輕度自閉獨居的媽媽(LINDA)。

 

因為LINDA 不喜歡倒垃圾,而這工作卻是女孩一直做開的, ALEX 決定留下來一星期,直到完成女孩的葬禮及倒垃圾。多奇怪的理由....XD

LINDA 雖有輕度自閉但卻健談, 活得天真。她卻比所有的人更快更容易接受自己女兒已經離逝的消息。ALEX 一直認為是他不小心開車而令女孩過世, 但LINDA 卻對ALEX 說那是一場意外。ALEX 過份的內疚對比LINDA 的豁達。

 

LINDA 不斷重覆的說著『每朵雪花都是獨一無二』, 這就像人一樣, 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 沒有兩個人會是一樣, 所以你不能完全明白及了解另一個人。就像LINDA所說『你不是我, 不可能知道我的感受』, 所以她拒絕了鄰居的幫忙及陪伴, 拒絕了因出於同情的善意。對, 你又不是我, 你怎知我需要你的同情,只是因為我是一個在常人眼中不正常的人? 但透過LINDA 的角色卻看到了就算不是一個在常人眼中的正常人也能生活得好好, 甚至可能活得比常人好。

 

LINDA 完全接受了女孩死去的事實, 甚至認為女孩只是過世, 她並沒有失去她的女兒。這些都是旁人不能夠明白的。

ALEX 在四年間為著自己素未謀面的兒子及平路相逢的女孩而哀傷難過,兩件意外並非因他造成,但卻是因他而去世,這才是他一直內疚自責的原因吧。

 

在那幾天當中, ALEX 遇到了被LINDA 形容為『妓女』的漂亮鄰居MAGGIE, MAGGIE 是令ALEX 能夠走出陰影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的包容體恤、大膽熱情令ALEX 曾經有想過為了她而留下來。

 

當貨櫃車司機登門道歉,遇上了剛回來的ALEX, 兩人都是為了懇求被原諒而來。司機咄咄逼人的態度令ALEX 想起自己錯手殺人的景象, 只能夠選擇痛苦逃離。想逃離過去卻發現原來就算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仍不能走出自己的陰影。

有些遺憾,是需要用一輩子來彌補,有些傷口,是需要用一輩子來復完。

 

看似沒有選擇的情況, 原來一切也有選擇的餘地。『to be or not to be』亦是選擇。ALEX 可以選擇不留下來, 他終究是為了一個可笑的原因而留下來籌劃女孩的葬禮。選擇接受、選擇走出傷痛,這一切一切都是選擇。

 

因為一個意外, 令ALEX 意外地釋懷,放下過去,重新向前。過客終究是要離去的, 看似一切沒變,但冰遇上餘暉終究是會慢慢融化的。

 

一套療傷系的電影, 雖然討論『生死』這個大問題, 卻幽默輕鬆,當中不乏幽默情節,ALAN RICKMAN 真的很適合做冷面笑匠。

 

The past is only a memory

the future is fantasy

it's only in the present

that we truly live.


 

 

P.S. Alan Rickman 在戲中有一展歌喉丫, 他在戲中有很多對白, 天鵝絨的聲音充斥著整套戲.... XD

        撇除我對severus snape 的偏愛, snow cake 應該是本人對alan rickman 最愛的一套戲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oiws 的頭像
choiws

世上的另一個我

choi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